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置頂=搭訕指南(呸哦】

+Blog相关+

日常生活有,ACG相關吐槽有,花癡追星發言有,渣文渣圖渣cos有。
腐相關有。
黑暗發言有。俺得發言有。
在此地便不親切不妥協。
偶尔除草。

+CP相關+

本命=佐鳴|山獄|染吹染|伏八

黑籃=木日|火黑火|高綠|黃笠|降赤
小足球=不鬼|基綠
家教=骸云|XS
頭丟=臨靜|正帝正|宅腐組
大振=田花|A3
巨人=團兵|尤赫
全職=喬高喬|傘修

+真人部分+

俳優=村井良大
ジャニーズ=有岡大貴| Hey!Say!JUMP全員LOVE
RPS=鍋子信蘭及其中之人|雙球(偏涼貴)|藪光雄慧慧貴法旅闺蜜都吃

+出入密道+


饭否|| http://fanfou.com/tatsu8059

微博|| http://weibo.com/tatsumine


PR

俩球一百问【1-10】

腐向注意。
全部妄想。
毫无疑问理所当然地和真人没有关系。

关于正文中※1和※2的部分,因为对于32甄选那期YA3我翻档的时候真的没能找到大贵,然后对于旧杂的记录也不是很清楚,没能很好地考证,只知道凉介有说过的大贵是第一个和他搭话的前辈,所以基本是糊过去的。因为是过去时的内容,所以如果有大的bug还请谅解。


-----------------------------

※总之全是对话。括号里稍微增加了点表情动作啥的。

※并没有脸红心跳的对话。包含了各种私设。各种跑题。念念各种乱入&助攻。

※……甜度适中,吐槽满点。废话连篇。想要搞笑好像没能搞笑起来。

※意外地是正经向。有试图让内容变得有趣一点……



A=有冈大贵 ; Y=山田凉介 ; C=知念侑李

虽然没必要解释不过还是写一写吧。



--------------------------------------



A:(举手)首先有没有人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个调查问卷?

Y:你别像圭人似的先举手(笑)。按照经纪人的说法就是,因为有人想看。

A:不不不,我不是想问这个。做了这个问卷当然是要给人看的,问题是为什么找我们俩。

Y:啊……说得也是……

A:一般来说这种设定都是找不知道问题的人来回答吧,可是这个问卷上回给薮ちゃん和光君做的时候,我是主持人啊,问题全都看过了啊!给不出什么有趣的临场反应吧。

Y:你等等,加上“们”好吗?是“我们”是主持人啊!别擅自把我排除了矮子。

A:闭嘴矮子!明明你被光君盯着看就马上缩了,一点用都没有……后五十问居然还害羞了,不愧是纯爱山田……啊痛(被揍)…你下手轻点啊…嘛,算了总之让我们做这种问卷基本上就是希望我们俩装傻吧。

C:大贵你要是真的装傻我会很困扰的……

A&Y:诶知念?!

C:……请不要这么迅速地开始装傻好吗,我明明从一开始就坐在你们对面,距离还超近好吗。话说问卷还没开始就已经离题万里了还真是符合你们的风格。顺便说我不是提问人也不是主持人,只是来负责吐槽的。

Y:有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要让知念来掺一脚……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A:我比较担心后五十问知念能不能撑下去……

C:啊,我觉得我比凉介要好多了。

A:诶?!你问题全看过了……

C:我有好好预习。

Y:……真的没问题么……

C:因为是工作,所以就没问题。话说你们已经扯得够多了,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吧。

A&Y:哦……





——01.あなたの名前を教えてください.[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A:哦!大家好!我是Hey!Say!JUMP的山田凉介,请多多指教!(鼓掌)

Y:唔,大家好,我是……我是Sensations的Falcon Jr.!这次和前辈一起完成工作感到非常荣幸!请多指教!(说完爆笑)

C:……你们自己已经笑起来了我就不吐槽了。话说为什么是Sensations……

Y:都是大ちゃん突然抛出个老梗我一时间接不出来了啊!说自己是有冈大贵不是很没意思吗(A:喂!),就把sensations的设定拿来用了。

C:设定?什么设定我不懂。

A:啊……知念的开关打开了。

C:那可是竞争对手啊,后辈而已,态度就那么嚣张!尤其是那个Commander!(Y:你给我等一下!),Doctor倒是看起来还挺聪明的。

A:诶,那Falcon Jr.呢?

C:……看起来是个还不错的人?

A:yeah!

Y:……回来做问卷好吗。

A&C:啊。

Y:我可不是吐槽角色啊!

A:咳咳。有冈大贵。

Y:山田凉介。

C:……(看了眼手表)结果第一问就花了不少时间……不愧是你们……

Y:你也有在闹好吧……






——02.年齢は?[年龄是?]
A:……不明。

Y:你给我回来!二十五。顺便说这个人二十七。

C:我二十四!……啊,这么一算过了好多年了啊,从认识开始……

A:是啊是啊,刚认识的时候可爱的知念现在已经不接受我爱的拥抱了(佯装伤心)。

Y:不如说二十四岁了还被你揉来揉去地玩才可怕好吧你这个弟控?啊,不过有时还是会坐我大腿上。

A:啊混蛋不要跟我炫耀!

C:……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受欢迎不过你们这样我还是很为难的……说起来你们生日还挺近的。

Y:嗯,不过我们好像没有一起庆祝过生日?

A:和圭人有一起过,因为都是四月份嘛,基本上还是按照月份来。五月份就是只有山田一个人嘛。

Y:偶尔也想要和大ちゃん单独庆祝一下。啊,不过现在大多情况下生日都会跟成员一起庆祝呢,也挺开心。

A:(抓一抓山田的手)因为大家感情好嘛。

C:虽然我也觉得大家感情好是一件好事情,不过还是提醒一下你们这个不是杂志访谈,不用塑造形象啦。好下一题。







——03.性别は?[性别是?]

A:山田是姐姐呢!

Y:……对呢大ちゃん是弟弟!

C:………………你们不要直勾勾地盯着我我是不会说出我是宠物这种话的,话说现在是你们的访谈好吗请你们继续!好,凉介姐姐接话。

Y:……嗯,好吧……嗯嗯人家还要给家里做饭呢因为妈妈连削皮器都不会用啊。(棒读)

A:哈哈哈两三年前的事了你还记着啊!

Y:当然记得!你们俩简直捣乱!!

A:嘛嘛,藪ちゃん明显也是不做饭的类型能想象到啦。

Y:你们这些被宠坏的小儿子!

C:啊不过我觉得宏太有一部分是被小光宠坏的?

A:嗯对对对。

Y:那你呢?!连鱼鳞都不会刮!偶尔也帮阿姨做点事啊!

A:……进厨房会被她骂出来的……

Y:想象得到……

A:而且现在多少有点,嗯,(挠挠脸)被你宠坏了啊。

Y:……诶突然??(脸红)

C:我就提醒一下,你们跑题了。(白眼)

Y:……咳咳,就像外观一样……

A:像外观一样是个好看的小姑娘?

Y:男!!!的!!!!

A:哈哈哈哈,男的男的。话说这问题也太没意义了吧,ジャニーズ都是男孩子啊。

C:……该吐槽的是这里?!






04.贵方の性格は?[你的性格怎样?]

A:诶,这么开阔的问题……一时间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开朗活泼之类的……基本上算是积极的性格吧。有时候胡闹起来会被嫌弃,不过我觉得精神好是一件好事情,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还挺喜欢自己闹腾的地方的。

Y:…………

C:到你了凉介,虽然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不想说。

Y:…………

A:算了我来说吧……啊,不对要留到下一题。

C:凉介,你可以的,面对现实吧。

Y:不要用这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我只是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说那两个字而已。

A&C:请勇敢地说出来。

Y:……(哭兮兮脸)我要跟你们绝交……(撑脸)啊,普通啦,就是很普通的性格啦,普通到我一时之间除了普通找不到别的词语啦。全部都是校园革命的错,本来我还挺能形容自己的现在搞得我自己都词穷。

C:你就是这种容易被带跑的地方很普通啊。

A:普通地容易被环境影响啊。

Y:有冈大贵你再冒出普通两个字今晚没饭吃。

A:明明知念也有说!








05.相手の性格は?[对方的性格呢?]
Y:(盯)

A:(哭笑不得)普通也不是什么坏事啊!舞台上星光闪烁的超级偶像其实是个普通的邻家小子,挺好的不是么。

C:但还是普通。

Y:喂!!

A:这么说起来很奇怪啊,虽然山田不管从什么方面看起来都一点也不普通,但是意外地真的很适合这个形容啊。唔,其实倒不是普通吧,应该说各方面均衡得很好。闪闪发光的部分啦,努力认真的部分啦,有时候有点坏心眼会欺负人的部分啦,明明很会做料理却经常不在意自己身体状况的部分啦,累了想要撒娇的部分啦,耍赖耍宝的部分啦,赌气冷战的时候反而演技超差的部分啦,喜欢一些有点微妙的东西的部分啦……嘛,就是这种人人都会有的小细节组合在一起,就觉得,啊其实这个人很有真实感,仿佛就在自己身边啊,对饭来说大概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C:……虽然你说了这么多让我微妙地感觉到眼睛有点疼,不过最后那个“对饭来说”是怎么回事?问的是你啊。

A:嗯我也是山田的饭啊。(棒读)

Y:……抱歉我这个时候应该高兴吗?

A:(爆笑)嘛,对我来说没必要有什么真实感嘛,本来就一直在身边啊。

C:啊眼睛好疼——!(白眼棒读)

A:喂干嘛突然学二宫君的腔调(揉鼻子)!

C:嗯,突然想学学看。那凉介咧?觉得大贵什么性格。

Y:……我能把他说的话重复一遍吗。

A:你是变相夸我有自知之明咯?

Y:一时之间说不出啊。如果要说有什么特别地方的话,这家伙的性格里有超认真的部分。

C:嗯嗯,我也赞同。

A:诶这样被夸有点不好意思了。

Y:不过也麻烦你下次别把认真的部分用在犯傻上……(撇嘴角)







06.二人の出会いはいつ?どこで?[两人何时相遇的?在哪裏?]※1

A:……嗯……

Y:……嗯……

C:…………………………喂STAFF这里有两个连怎么相遇都不记得了的人我严重怀疑他们不是本人可以把他们扔出去吗?

Y:但是真的不记得了啊!甄选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啊咧,那次藪ちゃん和光君是有见到,大ちゃん和知念有在吗?

C:……

A:总之对我来说有明确印象还是在之后的Jr活动中吧?

Y:嗯,超不知所措的时候大ちゃん过来跟我打招呼了。那时候真是谢谢了呢(害羞笑)。

A:干嘛突然害羞起来喂!

C:大贵,你脸红了。






07.相手の第一印象は?[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2

A:看起来有点腼腆的小孩子?

Y:小孩子是什么鬼!你也就大我两岁好吧?!

A:但是那时候山田看起来真的很小一个,不知所措的样子……嗯很可爱。(咧嘴微笑)

Y:嘛,不过大ちゃん之前真是很好的前辈啊,啊我有说过吧,是第一个和我打招呼的前辈诶,当时有种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的感觉。感觉到环境里有种温柔的气氛,人就会冷静下来呢。

A:然后就渐渐不把我当前辈了(撑脸)。

Y:你自己讲不用对你说敬语啊!

A:要心存敬意啊!

Y:……哦?那,(站起来微微鞠躬)有冈前辈?(俯视微笑)

A:你给我坐回去(炸)!故意的你绝对故意的吧!

Y:总之这么多年过去倒是真的快要完全把前辈这件事给忘记了。

C:凉介。

Y:啊?

C:我也是前辈哦(微笑)。






08.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好き?[喜欢对方哪裏?]

A:像小孩子的地方会让我觉得很可爱。认真工作的时候又会变成可以商量的好伙伴。

Y:虽然总是在胡闹,不过如果说发生什么状况,第一个想到可以依赖的对象就是大ちゃん。

C:对不起你们突然这么认真地回答问题我有点不习惯。话说你们回答的内容总觉得还挺像的,大贵倒是没有说“脸”之类的?

A:又不是你!

Y:不我觉得如果是知念大概会说钱包……

C:BINGO!不愧是凉介(wink)。

A:但是山田的脸我也很中意……不如说应该没有人不中意这货的脸吧?

Y:嘛,对外表的话我也还算是有自信啦(点头)。

C:凉介不喜欢大贵的外表吗?

Y:喜欢啊。(清爽)

A:……诶。(怔)

C:你在惊讶什么?

A:只是没想到会回答得那么直率……

Y:没有啊我明明很直率,大ちゃん的外表我一直很喜欢啊!……尤其是身高的部分(笑)。

A:喂!!








09.相手のどんなところが嫌い?[讨厌对方哪裏?]

A:……嗯……

Y:……嗯……

C:…………………………呐呐STAFF这个情况又发生了我可以扔他们出去吗?(站起来)

A:我是觉得我说出来山田大概会生气。

Y:老实说我也在考虑同样的问题。

A:其实我觉得大概我们要说的是一样的……

Y:……一起说吧……3、2、1——

A&Y:太多了!!

A&Y:(说完爆笑)

C:稍等一下稍等一下,抱歉这里是笑点吗?如果是我的话绝对生气了,至少是一个月不让大贵摸的程度啊。

A:别说得我好像变态一样啊(狂笑),也没有那么经常吧?只是一起工作的时候觉得小小的知念果然很可爱,忍不住会多碰几下嘛。

Y:喏像这个时候的大ちゃん我就超讨厌的!

C:讨厌他变态?

Y:不是啦!话说你不是最清楚嘛!

C:嘛这倒也是,每次凉介吃醋了就来找我诉苦。(Y:你等等我没让你说出来啊!)让我抱怨一下啊,我也是很辛苦的,大晚上陪你出门,胃很撑啊。话说大贵你那么惊讶干嘛?

A:……啊,不是,那个……(挠头发)因为没听他说过。(转头)我还以为山田是不会吃醋的类型。

Y:啰嗦。还是会吃的…偶尔吧…

C:顺便说我很惊讶的是凉介吃醋的对象是我……一般来说也应该吃イノちゃん的醋比较多,或者倒过来大贵吃醋比较正常吧?毕竟凉介那么喜欢我(捋头发)。

Y:(白眼)大概就是因为你这个态度我们就算在他面前打啵他也不会有反应……

A:那还是不行的!!唔,大概因为我如果感到不对都会很直接去问的缘故?基本山田也会很好地回答我,凡事解释清楚了就好嘛。

C:所以大贵是完全不吃醋的类型?

A:……应该说是自我消化的类型。…可我们好像没有因为这个吵过架?明明还满经常吵架的。

Y:(想了一下)没有。不过有时候大ちゃん超不在意的那个态度挺让人火大的。

C:在我们看来其实是温柔的表现来着。大贵对谁都很温柔。不过果然视点不一样心情就会不一样,这个意义上来说我站在凉介这一边哦。是大贵不对。

A:(看山田)我会反省的。










10.贵方と相手の相性はいいと思う?[你觉得和对方相处的好吗?]

A:如果单纯来说的话,算非常合得来。

Y:从变得熟起来以后就一直关系很好,所以应该算挺好的吧。

C:容我问一句什么叫“如果单纯来说”?你是想在这里进入R18话题吗?

A:不是啊!!因为我们的关系比较复杂不是吗?又是同事、又是组员、也是朋友,多少还带点竞争对手的关系,嘛,当然还包括正在交往这件事。如果只是单纯从朋友的角度来说确实非常合得来。如果从同事的角度来说,虽然从组员之间关系很好,但是我们就不像薮和小光那样可以时而单独作为彼此支撑的一个支点,就更需要大家一起来支撑,从这点来说能不能算得上相性很好,稍微有点没有自信……

Y:(微笑)大ちゃん偶尔会在一些事情上想得超级远呢。

C:是啊,不过有点想过头了吧(笑)。

Y:不过我觉得不管从哪个方面都很好啊。大ちゃん觉得我是很好的成员吗?

A:当然啊,你可是我们的Center啊!

Y:那就够了。JUMP之中本来就是彼此依赖信任的关系嘛,像网一样建立起各自不可分割的关系,我认为这种完整的状态就是相性很好的证明啊。

A:(绞了绞手指)你这家伙,越来越会说出漂亮的话了啊。

C:唔,那从男朋友的角度来说觉得和对方相性好吗?好这个提问麻烦凉介回答一下。

Y:喂!

C:不想回答?

Y:才不是啊!(伸手揍)我觉得很好啊不然早分手了。

C:大贵呢?觉得凉介比以前的女朋友都要好吗?

A:……我说,我简直觉得知念你今天是来踢馆的……嘛这点上倒是毫无疑问,因为本来就是好朋友,所以在冷静地决定交往时对互相的性格已经超级熟悉了,不需要太多磨合了。女朋友什么的……现在回头想想觉得十五六岁的时候谈恋爱简直像是激情作案一样,没怎么过脑子啊,可能更多的是“想要一个女朋友”这样的态度?啊感情是真的啦,但是,怎么说,没有长远地考虑吧。所以绝对是现在比较好。

C:(笑眯眯)我再给你个机会把最后一句话重新说一遍哦。

A:……诶最后一句……啊……知念你啊……(回头伸手抓住)所以绝对是山田比较好。





-TBC-

搬运。仅第四十二题

——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山田:呃,这么远的问题还没有思考过诶。嘛,应该是想的啊,虽然恋爱这件事情其实还没有搞得很明白,但是还是很憧憬平淡但是长久的感情。

有冈:哦哦,对诶。你之前还说过你家妈妈爸爸的故事。那个还真的是挺感动的诶。

山田:……嗯,因为自己的家庭还挺幸福的,所以会觉得这种感情能一直存在下去就好了。不止一辈子的,想要再度相遇,相识,哪怕斗嘴,吵架,冷战到不可开交,甚至到最后都不明白到底是不是还存在着所谓“喜欢”和“爱”的感情,却义无反顾还是要牵手走下去。不是说人生就是旅程吗,如果是让人感到幸福的旅程,再来几遍也好啊。

有冈:(啪嗒啪嗒拍手)说得真好啊山田先生!不愧是少女漫画达人!

山田:你烦死了!(害羞笑)


——那么,有冈君怎么想呢?


有冈:……唔,我的话,不要。

山田:喂!

有冈:嗯,果然还是不要。(伸手挠了挠下巴)嘛,那个什么啦,就是,嗯。呜啊还挺难说出口的。

山田:……有冈大贵先生请你务必给我个理由。

有冈:(盯着山田看)

山田:…诶,怎么了。好严肃的样子。

有冈:嗯。(咽了口口水)山田吧,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吗。

山田:……

有冈:……嘛,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现在已经剥夺了他做父亲的权利。下辈子还是希望他能够有个对他来说完整幸福的家庭啊。

山田:……喂别说了。

有冈:温柔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山田的话果然会是个好爸爸。大概可以有两三个小孩,虽然像他一样是女儿、儿子、女儿的构成也不错,不过因为是山田凉介,有两个男孩儿,最小的是妹妹,这样的情况也很不错啊。

山田:……别说了大ちゃん。

有冈:爸爸会和两个儿子因为小女儿争风吃醋什么的超有趣啊。因为山田这家伙孩子气很重嘛。

山田:(伸手过来抓住有冈的手臂)……足够了。

有冈:……嗯。所以果然还是不要了。下辈子什么的。啊,我超伟大的是不是!(突然笑起来)我很帅吧!!


有冈回过头去,笑得满面春风仿佛无比幸福的模样。


啊,手在抖。

山田这么想。

混账,眼泪要出来。

他想他应该明白眼前这个似乎凡事不经大脑的人到底拥有怎样内心,温暖而坚强,倔强地想要用更加轻松的方式掩饰疼痛。哪怕被现实冲撞出丑陋的疤痕,也要在上面故作轻松地涂鸦。

他画着难看的简笔画,孩童一样温柔。


山田摸索着把手向下移动,划过手腕穿过掌心,有冈的手很大,并不柔软,像太阳一般暖洋洋的。

他令他们十指交握,仿佛祈祷。


——啊,神明大人啊。

——并不需要期许下一世的轮回是怎样别开生面的展开,请让我在当下抓住手里的这个人吧。

——只要这样,就足够幸福了。



-fin-




=================

被以他酱炸出来了。

前段时间特别想弄一百问就有一点一点在思考,第四十二题的答案老早就想好了,因为32子控嘛,本来还想悠闲地玩儿结果被山田爸爸炸了个体无完肤。

看到大酱泪眼婆娑的样子整个人都停不下来了所以就先把42题写出来了。

嘤嘤嘤。



------------------------
搬运结束,之后不能忘记发这边了。

搬运。雄慧



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喜欢讲黄色笑话啊,根本是你们想太多了。

伊野尾慧如是说。


此时坐在他身旁的有冈大贵正大口大口吸着冰镇布丁烤奶茶,还未听罢便硬生生被饮料呛了一口,喷得脸上都是。他用手去擦嘴角的液体反而弄得满手背都湿湿黏黏,还好坐在对面早就笑出声的八乙女光适时地喊着“好脏”递来一张湿巾纸。这要怪イノちゃん啊喂,接过纸巾的BEST组老幺嘟嚷着皱起眉头笑得无奈。而早就习惯了信口开河的键盘手伸出食指挠了挠头顶表示大ちゃん你真是反应过度我明明说的都是大实话,你说对吧小光。语罢还抬一抬下巴把毫无意义的问题抛向对面。想要吐槽又懒得吐槽,八乙女只能将左手在胸前甩了甩以示抗议。

“呃,总之,演唱会上禁止黄色笑话。”见话题进行不下去,薮宏太强行如斯总结。明明以为自己把谈话扯了回来,却还是被身边的搭档斜了一眼说你这是废话,那厢善于蹬鼻子上脸的伊野尾同学当然毫无意外地赶紧跟上。“就是啊宏ちゃん真不会说话,你也不想想我们今天是为什么聚在一起啊”,几乎是要挑起新的混战。至少今天BEST聚集在这里也不是听你跑火车的啊伊野尾先生,无疑问中招了的薮宏太勉强在这里扳回一城,却未想这已经是新一轮跑题的开始。看着前辈组终于还是没能回归正题,有正义感道德感的好青年有冈抱着并不想掺和进三人组抬杠的心情转过头去问坐在他另一边这一脸没睡醒的帅小伙。这个似乎又晒黑了一些的青年仍旧用自己的肤色诉说着对大海的热爱,虽然有冈觉得再黑下去大概会被经纪人吐槽,不过这也是雄也的魅力之一嘛所以算了。

“所以雄也你觉得咧?”

在脑子里完整地思索过后有冈也没有解释这句“所以”到底是哪里来的,但明显高木雄也并不在意。

“啊,刚才讨论到哪里来着。”

“……”好的我知道你果然走神了。有冈大贵觉得自己明明不是个吐槽役却要扮演这样的角色也是蛮辛苦的。

“……是说BEST CORNER还有什么可以玩儿的小剧场没有。刚才イノちゃん说要给大家展示湿淋淋的的BEST,当然已经被驳回了。”他大概地总结了一下。其实他敢打赌神游在外的高木并没注意到方才伊野尾慧一本正经地说那些充满某些暗示的方案,虽然全天下都知道那个好好学生绝对没有真心实意想要实践那些不良内容,也挡不住他逞一逞口舌之快,你看连八乙女都没阻止他。这里如果要认真讲解也许得花上不少功夫,懒虫作祟,有冈便也不管高木雄也有没有跟上他的思路,简单讲讲最终结果编好,他急着低下头去先解决一口芝士蛋糕。

可有时候是不能偷懒的。

“诶,不是很好嘛,湿淋淋的。”高木抱起双臂一脸认真,海男对水总是有着异样的好感。

“……咳。”有冈大贵今天也许和食物犯冲,不是被奶茶呛到就是被蛋糕噎到,心中竟然泛出些许苦闷来。

他捶一捶胸口,想着还是解释一下这个湿淋淋和高木所想的湿淋淋绝对不是一样的场景。可还未等他能将卡住的蛋糕咽下,稍作思考的高木又把新的台词说得无比清爽。


“嗯,想看呢。イノちゃん浑身湿淋淋的样子。”

霎时周围没了声音。


某种意义上来说,非常糟糕。

说到高木雄也吧,以前总有很酷的印象,这些年逐步暴露出了笨蛋的本性。可兜兜转转,歌唱时稍嫌性感的嗓音总还是挠在大多数人的心上。

微微有些下沉,沙哑的程度恰到好处。

他说。

嗯,想看呢。




静默数秒后伊野尾咽了口口水竟然口吃起来。

“诶……哈?你你你你是笨蛋吧。”


高木满脸迷茫无奈。



要说这完全是伊野尾的错,可他确实也并不知道高木刚才走神得严重,没有注意到他高谈阔论的那些黄色笑话。而客观上又可以确定的是,高木雄也所说的这句话别无二心,绿色环保健康向上。

他看了看那个有些反应过度的人,大概并不明白到底是哪里触到了这个人的神经。


随即伊野尾皱起眉头向着窗外别过头去。


场面回归鸦雀无声。


明明他并不是什么人容易生气的人。有冈这么想。其实这种玩笑互相之间也没少挪揄,哪像今天这样反应强烈?

他觉得此刻的气氛尴尬,又不是在演唱会上做些小表演非得佯装生气,啊,话说之前佯装生气的是雄也来着你们俩这是说好的吗?容易想太多的年轻人甩了甩脑袋,强制把思维拉回来,思考着到底是再来一份食物还是赶紧结账去ktv更能有效缓和当前的局面,烦恼得说不出话来,一抬头却见对面的拍档二人捂着肚子忍着声音笑作一团,就差没有滚到地上了。

诶,怎么了。

他也好,状况外的高木雄也也好,此刻都跟不上这三人不知是耍宝还是真情流露的节奏。皱着满脸笑意的八乙女不知为何一脸得意,他定了定神,指了指有冈右手边那个家伙。


有冈将视线转过去,他看到伊野尾慧用右手背撑着左边的面颊不肯回头,外头日光大好,行人来来往往。玻璃窗上看不清反光构成的影像,也不知道这人现在是什么表情。


啊!

忽然他在心中叫了一声。


谜底藏在小小的细节里。

被长长的头发遮盖住所以看不真切脸颊的色彩,可发梢未能好好埋藏的耳垂在外引人注目。他想伊野尾慧一定很后悔前些天把头发剪短了。

那里是毫不显眼的可口色彩,昭然若揭的羞赧奔涌在血管里透过薄薄的皮肤传递出通红通红的心情。


还有不易察觉,微微颤动的指尖。


他忽然想起来。

理论和实践是两回事情。

仔细说起来,这个人其实不擅长这些啊。



“…………骗人的吧。”

有冈大贵觉得真是人活的久了见得事情也就多了。

伊野尾慧总说你们光看我的表象就随便下判断那一定是你们想多了,信誓旦旦掷地有声,可好学生也有出错的时候。


头发毛茸茸的青年脑子转得飞快,三两秒就明白了前因后果上文下续,忍不住漫出笑意加入了心知肚明的队伍,撇过头去望向还未明白过来的高木雄也。

笨蛋兄长二号被三人盯得直发毛,在不停发问着怎么了怎么了。



有冈他想。

有时候这叫一物降一物。


-fin-

=====================================
说到BEST的CP,不知为何,脑内首先冒出来的是【薮光】+【雄慧】+大贵的模式。

明明更常见的是【薮光】+【慧贵】+Yuya的模式。

嗯,一定是因为我贵作为单独存在的儿子角色平衡感更好吧←其实只是喜欢雄慧这个mode的CP罢了我就随便找个借口(ni


段子。对就是个段子。

就是喜欢BEST吵吵闹闹而已。

………………rps好难写…………

人多了好难写。


大概就是INO酱单箭头yuya然后薮光知道而大贵在这一刻终于知道了的故事。←什么鬼。

嗯,设定里是未来的双箭头。

嗯,有设定就足够了。

搬运。双球2

山田美岬把点心饮料端进来的时候有冈大贵正被山田凉介按在地上挠痒痒。原本他并不是特别怕痒的人,却还是抵不住相识十多年下来精确到肚脐上下几厘米的攻击精度。骑跨在他身上的那个超正统偶像此刻咧着嘴笑得得意洋洋,眼睛眯成一条缝还从中漏出熠熠星光。好前辈并不讨饶,哪怕双腿蹬得如同羊癫疯,扑腾着拍打地面到几乎扰民也还是抖着肩膀伸长脖子咬牙切齿地喊着“山田你混蛋哈哈哈”走音出充满喜感的山路十八弯。

未曾想不小心吓到了刚好推门进来的妹妹,也不知道是视觉冲击更厉害还是听觉冲击更严重,美岬没能将手中的托盘拿稳,晃悠几下,其上的两杯草莓汁纷纷壮烈倒下,泼得她一身湿淋淋。

“………………山——田——凉——介——!!”

啊,糟糕。



“啊呀抱歉啦美岬。”

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后还是好心地为他们送来新拿的饮料,美岬觉得自己真是个好孩子,然而有些人还是罪无可恕,于是她紧闭嘴巴就是不开口。山田凉介只能双手合十紧靠在跟前赔不是,他蹭在好妹妹身旁可怜巴巴的样子像极了讨食吃的空,演员的自我修养简直即刻就能上线。管他是不是当红偶像,妹妹面前一概无用。听说反省的首要条件要承认错误,承认错误的基础是要了解自己的错误,可怜他44的偏差值绞尽脑汁回忆着前因后果,数秒后才惊觉哪里不对,回头就对正享用羊羹的大嗓门青年一声怒吼。

“喂你才是罪魁祸首啊你给我过来谢罪啊矮子!”

“烦死了你个矮子!”

虽然持续这样无意义的攻击并没有什么用,但有冈依旧乐此不疲地回敬一句身高的痛。他抱着膝盖捧其餐盘气,眼神里满是嚣张的愉悦,竟然舔舔嘴唇挥起手中的小餐叉如同挥起胜利的旗子。

“我也是被害者啊,对吧美岬ちゃん?怎么想都是山田那家伙的错对吧!”

笑意挂在装作委屈的嘴巴上欲盖弥彰,尾音拉得老长,而山田凉介此刻只想伸手把那张嘴撕得扁平。啊这个时候就特别想念圭人,多好的人啊怎么欺负都行,他这样在脑内打着小算盘却完全无视了自己和有冈大贵间的欺负与出卖差不都也是互相五五开,谁也没占谁便宜。


其实山田美岬哪这么容易就怒火中烧,只不过玩弄一下哥哥的感情也是增进兄妹感情的重要手段,俗称,佯装生气。然而作为一个有理智有思想有道德最重要是有语文基础的好姑娘,比起并不需要的刻意生气,这时她终于还是把埋藏在心中多年的困惑倾泻而出。

“我说……大ちゃん为什么不叫哥哥的名字呢?”


霎时面对四只睁大的眼睛。


她有些招架不住,话也变得断断续续,面前的可是两个杰尼斯偶像啊虽然其中一个看了二十来年都要看腻了。

“啊……是说,诶,我……我也是山田……啊,那个,虽然我知道你是在喊哥哥啦……多少……会觉得有点奇怪……嘛。”她咽一口口水,“像……像知念哥就……就是……叫名字……啊?”


凉介。

美岬觉得这是个好听的名字,千寻姐总会在家里把这个名字喊得很响,错觉里的回声叮呤当啷,像夏天的风铃般令人舒坦。她忍不住想象着有冈有些甜软的声音轻轻呼唤这个名字,唔,大概会是像金平糖一样的味道吧。有个喜欢看少女漫画的哥哥就一定会有一个少女心爆炸的妹妹,山田美岬的通感使用得很好,老师定会给她通篇满分。

可这和当下的情形并没有一块钱的关系。


她看着有冈大贵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毫无变化?也并不是。并没有什么先后顺序,只是他的耳廓、鼻头、脖子、锁骨都缓缓地漫上一层嫣红。血液在皮肤下肆无忌惮招摇过市,热度随着艳丽色彩向外四处侵略。简直没眼看。

“因……因为,不是会很不好意思吗?!”

啊,这个人,活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一颗巨大的草莓啊。


其实有冈大贵说了什么已经不重要的,此情此景印刻在视网膜上难以散去。拍个照片卖出去一定很值钱,她这么想。女人的直觉告诉他也许有什么内情是难以触及的,这种问题自己总不见得是第一个问。何况十多年下来叫个名字还会不好意思,啊哈,我宁愿相信光哥和薮哥没一腿也不会相信你的。她觉得自己是个见好就收的人,想说罢了罢了,这结局如此莫名其妙,还是就此离开随你们用什么劲爆的姿势挠痒痒戳肚皮或者这样那样和那样。

她摇摇头准备离去,又瞥见自己的亲哥哥收了傻里傻气的日常气息满脸绵软的微笑。嘿,平日里这种情况你不是第一个晃着脑袋上去吐槽的吗?怎么今天从人力舍毕业重回杰尼斯了?

果然还是算了。

她推开房门出去。

叹一口气。





是说。

山田凉介望着满脸通红的有冈大贵,笑得满是初夏的气息。




-FIN-


后:

…………其实我不记得美岬多大了……………………好像小一岁的样子………………反正肯定比念念小。

随便玩儿一下冬麦,各种捏造妄想,bug就无视吧(ni。啊,我觉得女孩子xx哥和xx姐的这种称呼超可爱,在“知念にい”和“侑李にい”之间还是选了前者……虽然我觉得我纠结的这个点并没有什么卵用…………………………

必不自知

HN:
辰岭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社會人四年目
三流搞笑艺人
HSJ熱戀中

脾氣差性格怪
自我厭惡症末期
死縮

胸毛大叔与文艺少女
CP洁癖与没有节操

井水不犯河水
除非他们相爱






知道嗎
我有多希望「這個世界」

能一直存在下去

アクセス解析

五湖四海

free counters